<acronym id="waks0"><small id="waks0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waks0"></acronym>
<rt id="waks0"></rt>
<acronym id="waks0"><small id="waks0"></small></acronym>
专访《老友记》导演:欢笑是对沉重心灵的一种释放

来源:外滩画报 2008-06-19 总第 289 期 文/刘牧洋,粟小殷


日前,美国著名室内情景喜剧《老友记》导演罗杰-克里斯汀森来到上海。在接受本报采访时,他告诉记者,播放长达10年的《老友记》本来准备在第8季就结束,但正好碰到震惊世界的“9-11”,“为了美国民众的心灵得到安慰,所以,我们决定再多拍一季!

“噢,是的,我不会忘记那一天。那天和平常一样,下午五点我们开始拍摄,很快就顺利地就完成了所有的戏。最后一幕是‘central park’咖啡店里拍摄的,这也是十年前这个剧开始的地方,等到我说‘好,拍完了,大家起立换另一个场景’时,演员和观众都坐在原地,谁也没有动!

“所有人都知道拍完这一集后,这个咖啡馆就要被拆掉了,演员们都哭了,编剧、工作人员都走上来,大家互相拥抱。戴维-休默从后边抱住了珍妮佛-安妮斯顿,轻轻在她头上亲了一下!

“往常,戏拍完了,大家都会迅速离去,可是那天,等到工作人员把所有道具都清理掉,只剩下一个搭起来的格子,工作人员和演员们还坐在台阶上,谁也不肯走,大家喝着啤酒,聊着发生的一切,再次哭了起来,我们用黑色的笔将自己的名字写在了墙上,作为纪念。直到凌晨三点,大家才默默地离开了。每个人都很悲伤,这个咖啡馆的消失,意味着真正的结束,大家再也看不到《老友记》了,我们要和它说再见,也要和自己的朋友说再见!

6 月11 日下午,在参加第14 届上海电视节论坛后,罗杰-克里斯汀森(Roger Christiansen),坐在昏暗的咖啡吧里,对《外滩画报》记者回忆了《老友记》最后一集拍摄时发生的情景。

2004 年5 月6 日,《老友记》大结局播出的那天,这种悲伤的气氛席卷了整个美国:五千万美国观众坐在家里的电视机前告别了陪伴他们十年的剧集;在纽约时代广场,有三千多人坐在地上,大部分人边看大屏幕边流下眼泪。

“事实上,是演员们结束了这部剧,他们太累了,十年来都做着同样的事,虽然对于观众来讲,它依然有趣,可是演员们,希望做些其他的不同的事!甭藿芨嫠呒钦哐≡窠崾独嫌鸭恰返恼嬲。

《老友记》,这部开拍于1994 年9 月22 日的剧集,改变了无数美国人的生活,他们每周四晚都准时坐在电视机前,推掉所有的约会。而六名原本藉藉无名的主角,也通过这部戏名声大噪,到后期时,他们的片酬高达1.2 亿美元一季。从第七季接拍《老友记》的罗杰坦言,“因为它是如此地受欢迎,每个人都希望能成为《老友记》的导演,对我的职业生涯来说,这是个挑战也是个机遇!

为了让观众维持对《老友记》的新鲜感,2000 年罗杰成为《老友记》的导演,在他手上,第八季《老友记》收视率第一次达到了美国电视节目的第一名,并获得了“艾美奖”喜剧类最佳影集奖。

罗杰亲眼目睹了《老友记》最辉煌的时刻,并亲手送它离开观众。如今,留有主创人员签名的那堵墙被保留在华盛顿最大的博物馆—Smith Sonian 博物馆。新的剧集依然在电视里播放,罗杰导演的新剧《汉娜-蒙塔娜》正受到美国青少年的热烈追捧,但人们依然忘不了《老友记》,当罗杰前往其他国家时,被问到最多的问题依然是《老友记》。

最开始,他很疑惑,“《老友记》不是为中国人拍的,也不是为日本人拍的,它仅仅是一部拍给美国人看的美国人生活,可是,在其他国家,它也同样受到欢迎。这真是一部特殊的剧,不同的人以不同的理由喜欢它。要拍一部让所有人都觉得有趣的电视剧是很难的,但是《老友记》做到了!”

给他留下最深印象的是,在日本,一个中学生站起来,大声地对他说,“罗杰,你知道吗?因为看《老友记》,我今天才能在这里流利地用英语和你说话!

B=《外滩画报》

R=Roger Christiansen

   “西恩-潘因为孩子喜欢看就主动要求客串”

B:据我所知,你是从第七季开始接手《老友记》的,为什么要更换导演?你之前喜欢看《老友记》吗?

R:当然,我看过以前的《老友记》,虽然不是那么地着迷,但我很喜欢!独嫌鸭恰凡コ龊艹ひ欢问奔淞,需要用改变来保持它的新鲜感,所以制作方找来一些新的参与者给这个剧带来新力量,让它变得更有趣,换新导演也是出于这方面的原因。

B:《老友记》一开始时并不被看好,而在美国,收视率就是一切,它为什么可以走到第十季?

R:《 老友记》是个很特殊的戏,所有的演员在参加《老友记》拍摄之前并不是那么知名,我们把他们找来,他们的工作十分努力。此外,编剧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,他们让这个戏变得很好笑。在第一年,《老友记》并不是那么成功,但是第二季时它就大受欢迎,电视机前的观众觉得看《老友记》就像和朋友或家人坐在一起,这是最重要的。如果你看到一个人懒懒的、傻傻的,就会想到乔伊;如果看到一个很开心的人,你会想到瑞秋;一个很聪明但是有点木讷的人,会想到罗斯;还有神经质的莫尼卡、充满性格另类的菲比。这些人可以和你身边的朋友对应起来,好像你在和他们一起分享快乐或忧伤。

B:《老友记》很有趣的一点,就是大家能看到一些大牌明星参与演出,特别是后几季,阵容非常强大,有布拉德-皮特、罗宾-威廉姆斯等,你们是怎么请他们来出演《老友记》的?

R:当然,布拉德-皮特是珍妮佛-安妮斯顿喊来的,其他大牌明星愿意参与这部戏,是因为他们可以增加曝光率,这对他们的职业有好处。但更多的人本身就是这个剧的Fans,他们很乐意在其中露面。我还记得西恩-潘(Sean Penn),他的小孩非常喜欢《老友记》,希望他能在这个戏中出现,因此他跑来和我们说,他要参加演出。而苏珊-萨兰登,也是因为女儿喜欢这个戏。不同的明星都有不同的理由,但效果无疑都是好的。布拉德-皮特的演出给这个戏带来了很不一样的感觉,大家都知道他和珍妮佛结婚了,但他在戏中的角色却是讨厌瑞秋的高中同学,经常对她发脾气,这个截然不同的对比让那一集变得很有趣,观众觉得很好玩“六名主演都是平等的,就像一个整体”

B:在拍摄过程中,导演用了什么样的方法让六位演员的表演富于吸引力,除了他们自身工作努力之外?

R:首先,《老友记》六位主要演员都是平等的,他们最开始都没有名气,所以不管是收入还是地位,他们都是一样的。不像其他的一些剧,会请一些大牌明星,大牌明星的收入会远高于其他演员。而在《老友记》里面,一个人的收入或名气增加了,其他的人也会跟着一起提升,这是我觉得为什么《老友记》可以成功的一个原因,他们都是平等的,就像一个整体。

B:剧中的六位演员性格和剧中的差别大吗?要知道,看了十年之后,很多观众把他们当成是剧里的人物了。R:一个好演员可以从内心来感受人物,将人物当作自己一部分,像珍妮佛-安妮斯顿在结束拍摄后,她说话的语气、手势或动作都会有瑞秋的感觉。而作为一个导演我试着让演员自己去理解人物和剧本,我不会告他们在这个场景该怎么做,在那个场景该有什么样的动作,而是告诉他们根据自己的感觉和理解来完成人物的塑造,这样对人物是最忠实的。事实上,很多演员不想被人以剧中角色去理解,平时如果有人对戴维-休默叫道“嗨!罗斯!”,他会当做没听见,但如果有人叫他戴维,他才会与他们交谈,因为他的名字是戴维,不是罗斯,罗斯是电视中的角色。所以在生活中,角色和生活之间是有区别的。

B:如果在剧中他们有争吵的一幕,在拍戏结束后他们是否还带有剧中的情绪?

R:这些演员都很专业,在他们演出时会表现得很生气,但结束后依然很和蔼,如果演员在拍摄之前因为个人问题情绪不太好,这样会影响其他演员,他们都会迅速调整自己的情绪。

B:演员们都曾经宣称他们中不会单独接受最佳男演员和最佳女演员奖。

R:关于这个,我听说过,那是因为他们想被看成一个整体,而不希望一个人比其他人特别好,而影响到整体的友谊。 B:第六季的时候,大家看到马修-佩里因为减肥而导致拍摄时状态很差?你们怎么帮助他在第七季时恢复正常的?

R:马修之前发生过一次意外,伤到了肌肉,他的医生给了他一些药物进行治疗,造成他对治疗产生了一定的依赖,之后他有些厌食,结果造成了身体消瘦,药物让他变得有些不太“正!薄3俚,对工作不能集中注意力,他不再是他真正的自己了,不再感到有趣和开心。制片方也发现他越来越依赖药物(应该是在说他吸毒了),所以决定停拍。这是很糟的事情,需要医生来帮助他把毒品赶出他体内。后来他做到了,他的体重也慢慢上升,他又变得有趣。当他极瘦的时候,那是他在沉迷药物的时候,他后来又胖一点,那是他回归自我的时候。

B:你们在拍摄现场是不是请观众来看?然后根据观众的意见来边拍边改?

R:是的。我们有时候会停下来征询现场观众一些问题,如果观众不笑,我们也会重新考虑拍摄,根据观众的意见对剧本进行修改。

B:会请多少观众来现场观看?

R:300 人左右。

B:大结局是怎么定的,比如瑞秋和罗斯在一起,根据民意来定的吗?

R:我们本来准备安排瑞秋和乔伊在一起的,甚至让他们最后睡到一起?墒堑蔽颐钦庋牡氖焙,观众很接受不了,他们张大嘴惊呼:“噢,不要!笨悸堑焦壑诘囊饧,编剧把结果进行了修改,来满足观众的希望。所以,最后的结局我们安排了瑞秋和罗斯在一起。

B:这个剧里有很多美式幽默,很多人把这部剧当作了解美国文化的窗口,你是怎么看待美式幽默和中式幽默的不同?

R:这也正是我想问你的问题。这部剧不是为中国人拍的,也不是为日本人拍的,它仅仅是一部专门为美国人拍的电视剧,他们并没有想到,这其中的某个乐子会逗乐中国的观众,它只是在当下、在这里才好笑。但幽默是人类共通的,我认为这部剧同样在中国也这么受欢迎的原因,在于当你一集接一集地看的时候,你会真正融入这个剧,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。你虽然看到的是另一种文化,但其中的一些东西是相同的,看到剧中的人物结婚、分开、寻找新的男女朋友,这是在所有人身上都发生过的。这部剧抓住了这点,我认为一些幽默,中国人的确不明白,因为这些幽默很本土,很美国;但另一些幽默,是没有这种障碍的。这个剧中充满了爱,人们都渴望它,为它哭,为它笑,正是因为这个,这部剧在其他国家也受到欢迎。

B:第八季的《老友记》对美国人来说意义很大,得到了很多奖项,包括艾美奖。

R:“9-11”的发生对美国人来说是一个无比沉痛悲伤的时刻,但《老友记》的收视率在那一年的电视节目中达到了第一,之前它从未达到过第一。对于美国人来说,在那种悲伤的时刻能够看到《老友记》,可以得到欢笑,对沉痛的心灵是一种释放。要拍一部让所有人都觉得有趣的电视剧是很难的,但是《老友记》做到了,一切都非常的完美。后来,有许多其它的电视剧试图像《老友记》那样成功,但是它们都失败了。

B:你认为他们失败的原因在哪里?《老友记》也推出了续集《乔伊》,但它没有重现辉煌,拍了两季之后被停播了。

R:第二永远没有第一好。那些模仿《老友记》的电视剧,也把场景设在一个特定的地方,也找来三男三女,但他们的表演没有《老友记》那么自然,甚至有点做作。当然,这有一部分是演员的原因,正如我之前说的,《老友记》的演员是一个整体。而《乔伊》的失败,是可以预料的。人们不愿只看到一“Friend”(朋友),他们更希望看到六个“Friends”在一起。

B:第八季大获成功,第九季的收视率也同样惊人,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结束这部剧的想法?为什么把这个戏选择在第十季结束?

R:事实上,我们本来在第八季时就打算结束了,但是“9-11”事件的发生,为了让美国民众的心灵得到了安慰,所以我们决定再多拍一季。但第九季更加成功,大家希望我们再多拍一季,于是定好拍到第十季。当公众希望我们再拍十一季,我们拒绝了。因为你知道拍一季剧的成本是很高的,演员的片酬就需要1.2 亿美元,一集就是600 万,这不是最高的片酬,但已经是非常高的了。不过,电视剧结束并不是因为钱的原因。虽然演员片酬很高,但是来自美国、欧洲、亚洲市场的收入要远远高于这部电视剧给演员的酬金,所以制片商、演员包括我都可以赚大钱的。

B:那真正停止该剧拍摄的原因是什么?

R:事实上,是演员希望结束这个剧。在经过长达十年的连续拍摄后,尽管观众还是在享受该剧带来的乐趣,但是演员们已经越来越觉得拍摄仅仅是一件职业性的工作了,他们不想再继续下去,他们感到疲倦了,他们想去从事其他事业,去享受他们自己的生活。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样,当你不断地从事同一项工作之后你也会想做些改变。他们没有生气、发疯,也没有想和谁作对,他们只是想停止下来。

B:现在大家会经常联系吗?有没有成为真正的朋友?

R:并不太见面,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,会很忙,所以没有什么时间经常联系。来上海之前我刚刚跟戴维联系过,因为我导演的新剧想找他出演。

北京福彩两步彩客户端下载_黑龙江11选5怎么玩-云南11选5怎么玩 倩女幽魂| 哪吒之魔童降世| 梦想改造家| 廖伟华 金牌| 比心| 我们与恶的距离| 一拳超人| 腾讯| 铁石心肠| 腾讯|